带有火字的微信昵称女孩,带有火字的微信昵称女士?

带有火字的微信昵称女孩,带有火字的微信昵称女士?

第一章可恶的父亲沈雨薇揉揉昏沉的头和酸胀的双眼,不由狠狠地埋怨。此时,沈雨薇正以策划部总监的名头代理着这挂名公司老总,老总也就是女孩父亲,召开每月两次的首脑级领导大会。雨薇的父亲本是一家金融公司的经理,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购买了五百万平方的地皮,本是倒手赚些小钱的。不想到几年后国家政策明定土地只能土管部门拍卖,不准协议转手。如此一来,自己的地全成了抢手货,他便不出售,准备自己利用。这些年房地产业非常火,房子还没盖都能让人抢完。结果没过多久,她父亲摇身一变亿万富豪。沈雨薇的父亲是个睿智、开朗、精明的新世纪富豪。有了资产首先考虑的是啥呢?再利用,将产业扩大?不是,享受生活!今天找个情妇走国外,明日和个老友去喝茶,最近说要挑战自己,非要远走去北极冒险。在公司事务方面都弃之一旁了。去年末,终于是等到沈雨薇毕业,于是他立马就将沈雨薇拉进了集团。刚来大家盯着沈雨薇稚嫩面庞(天生小孩脸,很无奈),羡慕者也有,质疑者也有,想追求奉承者也有,想退避三舍者也有。本来学的是市场学,于是进了策划部,一开始就从普通的成员做,沈雨薇坚持这样做。从沈雨薇进集团的那天起,父亲就开始离职,事无巨细全部让沈雨薇做主。无论愿意或不愿,职员们工作还得找沈雨薇探讨,必须啊,老板不在公司呀!对此大家都是有些些高兴的:未经人事的小傻丫头很好戏弄,其实都是高层们拿主意!在沈雨薇揪了五个收取巨额贿赂的重要部长之后,员工对沈雨薇换了眼光了。对于公司内部蛀虫要狠是沈雨薇的态度。数月后,沈雨薇凭借自身的才华做上这策划部总监,也用数月的奋斗打消了曾经公司高层们的怀疑:自己可是个有真才实干的职场新女性!父亲越来越离谱,此次失踪了大半年还没联系,记录再次刷新了。他日必定要狠狠教训下。由于妈过世早,沈雨薇父女二人为伴,因而父亲对她非常溺爱,向天立誓说过绝不为她找继母让她委屈,因此沈雨薇对父亲四处游玩也就不管不问只当不知。可是对于父亲实在过于善良,正是由于沈雨薇对父亲纵容,如今他已全然不问集团的事全给她沈雨薇了,大言不惭说是经历挫折后感受成功。哼!望着建筑部企划的双唇一张一闭,这个家伙可真越来越讨厌了,会不会更年期来了啊!就这一点点事情居然现在还没说完。“此次的讨论就告一段落,建筑部先找四家企业竞标,一定要有特级水准的。城郊还有一户拒拆迁钉子户开发部就给相关部门施点强压,钱没少给事居然办砸,如今的政府部门胃口难以满足了!这几件事情一定得一个周内完成,五天后工程开始动工!完毕!”沈雨薇终于禁不住总结了。天生的,直脾气。二十三岁的沈雨薇别看在集团里光鲜靓丽一派富家女的气质,其实全是假象。为了威信,没选择,只有将自个往严厉里逼。因公司里等级很特殊,因此也无法和员工谈天说地,就是亲和人家也都认为很虚假,更可能还摊上佛口蛇心的评价呢。必须贯彻严肃形象。兼有陌生感且有冷漠感,而适合的时间偶尔对职员淡然一笑还可取得非常好的印象:说明上级对职员工作认同了,一个表情就够!当然既严厉又亲和的鼓励措施不可过多运用,一多那可就不宝贝了。因而沈雨薇的策略方针是先臭脸再给蜜枣,于最低落的时日给予职员支持及肯定,别人才能记住你。说啥?沈雨薇太狡诈。才没。(满脸无辜样)打小跟随父亲,在他左右看他做业务,已经锻造了一副经商的精明。这生活那可是你算计人或是别人算计你~优胜劣汰,为了成功,必须全力以赴。这是父亲从小就教育沈雨薇的原则,沈雨薇牢记在心。朋友全知道沈雨薇的性格,却一直不觉得她阴险。了解便会知道,沈雨薇是一个内心热情的人,或许说有时会耍耍手段,可是却没做触犯大家底线的事(或许日后可能发生)。沈雨薇和她各位朋友的交友基础都是如此的:无论你对他人如何,对自身别亏待!所谓蛇鼠一窝就是这样!今日晚上找了好友小丁和洁儿去泡吧,次日早上还得去外地走访看几块地。沈雨薇是工作娱乐都不误。其实小丁和洁儿两人皆为沈雨薇的同校室友。虽是室友,不如说事友。那是遇事(麻烦)一同去做(担)的损友。此地酒吧爱打听的洁儿说半夜将有铁血汉子表演跳艳舞,不速度去就霸不到位置啦!这才是为何这沈雨薇提早结束讨论的原因重点。好事物要和好伙伴分享,各位记好了。下了车子沈雨薇朝明显热闹非凡的“夜舞”奔去。迎接的小服务生朝沈雨薇复杂地笑了下,令她马上浑身的不自在。估计,今天夜里的狼女到场许多。“雨薇!”一进门就见人朝沈雨薇使劲挥手。沈雨薇放眼看去,天哪!这两个狼女今夜真是不要命了,低腰裤短背心,就差全部露了。沈雨薇挣扎半天从人山人海中挤好久,刚到位置主持就上场了。主持司仪上来就说了一声表演开始就被哄了下台。噔,噔,噔噔~马上,帅哥上场。立刻三位小帅哥登场高歌一曲,即便没秀身材,但是潮流的舞步跃动的节拍,还是让人的身体不禁慢慢扭动起。沈雨薇无聊望着天花板,头慢慢降低,没精力,会议累死人,开了四小时,还不休息!迷糊间,沈雨薇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名字。“雨薇!这种环境下还能睡倒,真心佩服!快去啊,上台做表演搭档。”沈雨薇抬起头忽见台上有个男人傻笑望着她。居然在上演实物转移的魔术表演。看来魔术师很不爽还能有人在表演经典桥段的时候入眠,因而点了沈雨薇上去搭档。沈雨薇也一直惊异这个看了数次的节目到底是如何蒙蔽双眼的,还就想着这困扰今晚可以解除了,便顺从地跑到了魔术师跟前。这魔术师将手中棒子仪式性地划了一划,就让沈雨薇躺进了一大箱子中,然后砰一声将箱子关上了。箱子外面的嘈杂声好模糊,辨不清到底说什么。但觉得阵阵的困意,真想睡觉了,就这样,沈雨薇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。“二小姐!是时候读书啦!”这是谁啰啰嗦嗦吵。沈雨薇睁开双眼发现,唉,真一个水灵的丫头啊!伸手碰了下她的手,还真是光滑。难得这个梦实在是逼真,还能梦到古代来。不过此时不可以做梦的,最热闹的猛男舞还没上场!沈雨薇想逼着自己从睡梦中走出。“不准睡不准睡!”不想到这丫头挺能折腾,居然就开始挠沈雨薇痒痒让她浑身不自在。“呵呵,别~”沈雨薇最受不发痒了,忙乱之中忽然将丫头踹到了地上。这小丫头并不示弱,提起袖子马上冲过来。沈雨薇忙爬起床躲闪,稍不留神撞到了旁边的墙壁。呃啊!好疼!沈雨薇摸摸头!等等,现在可在梦中,怎么能感觉疼!于是用力掐了自个一下,真很痛。这毕竟是自己的梦里一直不曾有的经历啊。“二小姐,快起来,先生已恭候多时了,你若不去听讲老爷回家要骂的。”话毕猛地冲到前来以意想不到的速度飞快给沈雨薇换好了服饰,又将沈雨薇推到窗台边洗脸。“天啊啊啊不会吧!!!!!!!”沈雨薇喊出了一声震天撼地的呐喊,这水中的脸居然会不认识!仔细瞧,才发觉自己身高足足缩短了十公分。目前这样,简直是一个发育不够的十来岁小少女样子~这必是恶作剧,沈雨薇不能接受目前状况。对,一定在梦中。睡去,再睡片刻就能醒过来。于是不等多想就立刻倒在了椅上,逼着自己赶忙入梦。第二章“二小姐啊!你别吓我!”沈雨薇听到这丫环叫了两声,接着使劲将自己拖到床榻,又大声嚷嚷跑出屋,大概找郎中去了。紧闭双眼,沈雨薇不停提醒告诉自个睡着,接着真就进入梦乡。梦中,一片雾腾腾。一辆鲜红的小汽车毫无预兆停到沈雨薇身旁,从里走出个满脸汗滴的男子。“不好意思沈雨薇,我乃阴间使者,阴间的系统被病毒染上出问题,结果目前的你的元神和前前前前……世中的你的元神发生了颠倒,我谨为着阴间向你致以几千万分的遗憾!修理系统的维修工休假离开,我们正在紧急将他召回。不过他一日后才会回来。地府的一日就相当于凡世的五百年,因此,你估计等不到这天咯……但为修正我们的失误,地府为你的目前的肉身和曾经的肉身都加续六十年的岁月,我们将会跟你曾经身体中的元神说清楚整个经过,请各位用各自的身体继续活下来!你现在的名字也叫沈雨薇,希望您在这里生活得开心,告辞!”还不等沈雨薇插上句话,这使者就用飞速跃进了轿车,头也不回开远了~“哎!哎!不准走!”沈雨薇在后边手足无措地来回走。“薇儿!薇儿!”沈雨薇睁了眼,一张和蔼的脸映入眼中。“可让娘急疯了!郎中说你就是刚刚撞到头还跑得急才晕过去了,没事啊!”眼前的大娘看来必是这具肉体的母亲了。看看房间,还是一间古典雅致的闺阁,焦急母亲的后方跟着刚刚的那个傻气丫头,更有一个总管似的老人,全都满脸关心的神态。想着刚刚在梦中听来的话,沈雨薇只好就接受自个沈名穿越这种经历。在她的字典中没有“放弃”这词,就随遇而安吧,若是注定自个在古时回不去现代了,那目前就要代换多年前的沈雨薇好好生存下来!最要紧的是,如今的肉体比当初的肉体不知道年轻多少啊,真是一巨大的生理改变啊。如此,看来是要装装幼齿少女。“娘,我没事的,女儿现在可好好的呢!父亲呢?怎么没有过来!”沈雨薇佯装乖巧,寻思着自己当下的爹是个怎样的。原来的雨薇与爸爸二人为伴,脑海中母亲的身影已经快消失,乍一看跟前这个紧张的妈妈,心中一下子不能接受,“你爹去丽春苑去了。咱们的丽春苑今日有人来捣乱,保镖们全都管不及,只有将你爹喊去喽。唉,如今的客源大大流失啊!”如同一记雷鸣,沈雨薇张开双唇说不出一字,自个没搞错吧?貌似有人算过,古时妓院有75%是叫丽春苑,酒家75%叫客满楼,客店75%叫同福客栈。目前这大妈说的咱家丽春苑是估计也就是家古时候妓院?好奇后还是脱口而出:“娘,咱们家开妓院的么?”雨薇娘不悦:“你一女孩子家别张嘴闭嘴将妓院放在嘴上,真难听!咱家的丽春苑只不过就收留了那些没处可走的女孩,告诉她们用些些方便学会的手艺谋求生存,更是为落寞的人舒缓下压力罢了!这可是一件造福的福祉!”沈雨薇的双唇在原本的张开角度上又变打了些些,跟前这人,可是极品大妈,真就是自个的娘么?能将开妓院讲成一件自豪的事,面子得多厚啊?这人是难以揣摩。不禁就为她穿越到这样的家族中,开始担心不已。神呐,这可真太捉弄我,本来一个大富家集团的一将手,结果穿越回古代一变成了妓院家族的千金。当初果然不该从事自己的土地商这个行当,遭惩罚了啊。沈雨薇两眼一微闭,假装又晕倒在床。她要仔细想想该如何适应目前处境。合上眼皮,沈雨薇的脑袋在飞速运行。据那个阴间使者的说词,元神互换在五百年里是个不可否认的真相。也就表示,在自己有生岁月,肯定不能返回。这么看来,这个互换的失误对古代薇儿的痛苦比自己更严重。即便还不明白现在在什么年月,可是自身好歹是已经二十多岁的女人了,掌控集团的这些日子什么职场浮沉没见到过,即便在古代度日,再复杂的变化也是毫无惧怕。自己的优势就在于,自己必定比如今时候的人多太多见识,还能运用这些见识更好地生活下来。尽管没有很喜爱看剧集,可是稍稍经典的《大清皇子》《乾隆王朝》《贞观长歌》这些也多少涉猎一些,这么样一看或许还能穿越至自己有点认识的朝代呢。历史即便学得很差,可是大概的年分和这历届的朝代交替、事件走向仍记得牢,张口还能朗诵首唐诗或是宋词之类的。思量一番,沈雨薇心里镇静下来。睡醒来接着的一个钟头里,沈雨薇判断自己家庭应该是个中产家庭:有企业(青楼),尽管经营状况有些不善;有下人,还有很多个;自己的娘妆容艳丽,佩戴的首饰全雍容华贵;有楼盘(大宅,至于平方还不清楚)。全部情况清晰说明:生活在这个地方是不会受委屈的。那个薇儿可真惨了,到的全都变陌生的世界,不仅先进,而且很多事物对于她理解冲击力过大,如火车、电脑电视、轮船、网络……所有文明看来她稚嫩的心灵全难以了解和生存,说不定还会脑筋错乱。傻傻的洁儿和小丁,等薇儿从箱中忽然出现变成了智